”望谟县一位与会主要领导说

教育 2019-08-19 18:13:41 152

  2018年10月18日,贵州省黔西南州望谟县委就原县委书记余越前腐败案召开“一案一整改”专题民主生活会。贵州省纪委副书记4次打断县委书记和班子成员的发言,要求聚焦案情,把自己摆进去对照检查,防止置身事外空表态。

  过去一个时期,很多警示教育无外乎案例材料一发、警示基地一建、教育活动一开展的“老三篇”,处分决定被“关在抽屉里、封在档案里、大家不明就里”,久而久之干部容易麻木,典型案例警示、震慑、教育作用也没有充分发挥。

  2018年以来,贵州省纪委监委以“一案一整改”为统领,把警示教育融入纪检监察工作全过程,打通监督检查、审查调查、教育整改等环节,通过还原“案发现场”,实现精准警示,并健全制度、堵塞漏洞,推动惩治结合、标本兼治,纵深一体推动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取得了初步成效。

  不仅在望谟县,在余越前曾任职的兴义市和贞丰县也召开了动真格的专题民主生活会。会前,三地还同步召开了全县(市)党员干部警示教育大会。

  “刚开始我们拿着材料念,省纪委领导要求脱稿谈。我们批评与自我批评5个多小时,真刀真枪、红脸出汗,触及灵魂,效果比以往民主生活会都要好。”望谟县一位与会主要领导说。

  一年多来,贵州省持续深入推进“一案一整改”工作,通过“三会两书两公开”,即召开支部会或干部大会、专题民主生活会或组织生活会、警示教育大会,在一定范围发放违纪违法人员个人忏悔书和公开处分决定书,在党内、单位内公开有关案情和向社会公开以案促改情况。

  今年春节前,贵州毕节市纳雍县礼堂正在举行纳雍县原县长郑成芳系列腐败案件“一案一整改”专题警示教育大会。200余名县委县政府班子成员、县直部门和乡镇党政主要负责人真正体会到了红脸、冒汗的滋味。

  曾向郑成芳送礼拜年的某县级干部、某县直单位一把手和某乡镇党委书记挨个登台,向全体参会人员做现场检讨时,会场内一片肃静。

  “大多数与会人员都曾是郑成芳的下级、同事,用身边人、身边事作为案例,摒弃过去警示教育旁观者心态,对在岗党员干部的震动非常大。大家切实感觉到,反腐倡廉态势确实越来越严、越来越近,这样的警醒方式很深刻,预防腐败的效果非常明显。”纳雍县委书记彭华昌说。

  “有问题的干部必须及时主动向组织交代,争取得到宽大处理。”今年1月23日,铜仁市江口县纪委监委在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通报该局党组成员、副局长邹某某严重违纪违法案情,敲山震虎。

  警示教育大会后,经过反复思量,该局党组书记吴某某主动走进县纪委书记办公室,如实交代了自己违规收礼金等问题,并上缴6万元违纪所得。随后,该局建筑业管理站原站长周某某也拿着5万元,走进县纪委监委,交代了资金的来龙去脉,“警示教育大会让我果断地做出决定,而且时刻提醒我、鞭策我。”

  过去一些党员领导干部认为,别人“生病”为什么自己“吃药”?针对这一问题,贵州省要求,凡是2018年以后查结的党员干部违纪违法案件,都要开展“一案一整改”,明确案发单位党组织的主体责任和纪检监察机关监督职责,党委(党组)书记是第一责任人。

  “案发地区和单位暴露问题后仍不严肃整改的,要对主要领导启动问责程序,从严从重倒查追责。‘一把手’在民主生活会上的表态,是我们今后的监督依据,避免表态多调门高、行动少落实差的现象。”贵州省纪委副书记、省监委副主任朱江华说。

  针对腐败多发易发的行业、岗位,贵州分层分类、常态化开展“一案一整改”,如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查处的“三类问题”纳入“一案一整改”范畴;汇编落马省管干部、县级党政“一把手”、教育系统等案例剖析材料和忏悔录,在一定范围内发放;设立扶贫领域突出问题警示教育月,召开专题警示教育大会,在省警示教育基地开设专题展厅,分行业和岗位接受廉政教育等,让党员干部知敬畏、存戒惧、守底线。

  据贵州省纪委监委统计,截至今年4月,贵州共有4600个党组织针对5700多个案件开展“一案一整改”,制发(监察建议)书2560份,建立健全有关制度规定3000余个。在警示震慑和政策感召下,2018年贵州共有3475名党员干部和国家公职人员主动向组织交代问题。

  “一手惩、一手治,惩中治、治中惩,惩治同向、同步、同进。”贵州省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认为,“一案一整改”把查办案件的“前半篇文章”和“后半篇文章”衔接贯通起来,把警示教育融入纪检监察工作各环节,全面打通惩处和预防的连接通道,实现惩治并举、标本兼治,纵深一体推进“三不腐”。

  今年3月,黔南州三都县原县委书记梁嘉庚因犯受贿罪,被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0年。三都是贵州深度贫困县,梁嘉庚在三都任职短短两年多,不考虑深度贫困的县情实际,大搞形象工程。其主导实施在建1000万元以上的项目有127个,但与脱贫攻坚有关的只有41个,完工的不到10个。2017年8月,黔南州对三都县存在的不聚焦精准脱贫工作等问题提出批评并“约法三章”,梁嘉庚却阳奉阴违。

  梁嘉庚被查处后,在贵州省纪委监委督促下,三都县进行“一案一整改”:出台《三都县政府性债务化解30条》,预防和控制政府投资风险;针对“一言堂”等问题,出台全体会议议事规则;针对过去不聚焦脱贫攻坚主责主业问题,压紧压实“一把手”工作责任,领导干部全部下沉,全县实行脱贫攻坚网格化管理,3819名领导干部用1个月时间进行全覆盖、地毯式摸排,彻底摸清贫困底数,对排查出的漏评、错评、错退人口,因户施策发展产业。

  “‘一案一整改’让干部们的规矩意识大大增强,帮助他们卸下心理负担,干事的精气神大有好转。”三都县委常委、纪委书记桂德君说,三都县脱贫攻坚工作长期挂末,去年终于跑到了全省前列。

  贵州省纪委监委将完善制度、压实责任,倒逼各方面把“一案一整改”抓实抓细抓到位;将把“一案一整改”工作列入巡视巡察内容,督促相关党组织主动履行以案治本主体责任,纪检监察机关将适时通报曝光一批“一案一整改”工作搞应付、走形式的典型,真正把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方针落实好、诠释好。(记者 王丽 李惊亚)